首页>三农专题 > 焦点三农 > 热点连线:担保创新 服务“三农”

热点连线:担保创新 服务“三农”

2014-03-28 14:19:27 来源:中国城乡金融报

  开栏语:

  关注金融热点,聚焦农行动态。即日起,本报推出《热点连线》栏目,每期以典型行动态、负责人对话、短评等报道形式聚焦一个热点,剖析金融业态变幻之于农行业务的影响,总结有效经验,探讨应对之策。

  本期热点—担保创新 服务“三农”。2014年农行工作会议上,董事长蒋超良强调,“把握好"新要素",加快探索新的担保方式,积极做好涉农客户的融资创新工作”。社会演进催促金融服务“三农”更具实效,当下农行各级行要围绕涉农客户实际需求,加快担保方式创新,破解涉农客户融资难题。

  重庆分行“三权”抵押填补农民资金缺口

  本报记者潘钰琳报道 “仅养猪一项,我一年就可以赚4万块钱,像我这样得到农行贷款的农户越来越多了。”1月14日,重庆巫溪县文峰镇文峰村农民郑燕成用自己的农房抵押担保,拿到了农行的5万元贷款,他准备再进一批仔猪。目前,郑燕成的养猪场存栏25头,长势良好,预计今年销售收入10万元。

  郑燕成贷款得益于农行重庆分行创新担保方式服务“三农”的举措。该行今年重点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探索通过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民住房财产权、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等抵押担保方式,让农民手中“沉睡”的资产成为贷款融资抵押物,缓解农民贷款难。

  该行制定了“三权”抵押贷款管理办法,明确贷款对象、抵押物条件、抵押率及价值评估等要素,要求全辖加大对“三权”抵押贷款投放力度。年初至今,该行用“三权”抵押担保方式,累计投放贷款1505万元,支持了300多个农户致富。

  在推进“三权”抵押贷款业务中,重庆分行形成了一套包括客户准入、流程办理、风险控制在内的“三权”抵押贷款业务制度体系。在客户准入方面,建立了贷款项目准入管理制度,对参与或依附于某一特定项目(如特色产业、专业园区、新农村建设等)且具有信贷需求的农户,按照“优选客户、重点扶持”的原则,整体营销、批量准入、集中授信、统一管理,实现农户在“三权”抵押担保方式下贷款规模化、集约化发展。

  该行通过优化流程,提高“三权”抵押贷款业务办理效率。对采用“三权”抵押方式办理农户贷款的,该行将审批权限转授辖属各分支行自行办理。对采用“三权”抵押贷款方式办理农村个人生产经营贷款的,各分支行申请试点并制订试点方案和实施细则,经审批同意后在权限内办理。该行还规范了与“三权”抵押相关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清单》等合同要件,实施“三权”抵押物价值内部评估或外部评估,避免因“三权”抵押物专业评估机构缺乏而引起业务办理脱节,不断提高办贷效率和专业化水平。

  泉州分行因地制宜服务特色产业群

  本报记者翁敏 通讯员张瑞德报道 农行福建泉州分行围绕“强农、惠农、富农”服务主线,创新融资模式,有效缓解农村金融担保难题。截至2013年年末,该行涉农贷款余额达400.17亿元,较年初增加71.85亿元,增量占比72.72%,增速21.88%。

  针对当地“三农”经济集群化的特点,泉州分行实施产业集群带模式,制定专门方案,扶持农村特色产业链金融做细做深。该行结合永春县支柱产业芦柑种植业信贷需求旺盛的实际,专门制定《永春县芦柑产业链服务方案》,创新“公司+农户”、“公司+农户+基地”担保模式,提供以龙头企业担保的农村个人生产经营贷款,并重点支持收购加工企业、经销商打通商业渠道,对产、供、销等环节实现结算、信贷服务全覆盖。在农业结构以水产业、渔业为重要支柱的石狮市,该行推出“短期流动资金贷款+船舶按揭贷款”组合产品,满足船企日常经营的短期资金需求以及购置新船舶的中长期资金需求;同时,以农村个人生产经营贷款为抓手,探索“公司+基地+渔民”、“公司+合作社+渔民”担保模式,全面带动渔船主、船东、渔民、养殖户等下游客户发展壮大。

  为推进“大三农”建设,泉州分行大力创新城镇化金融服务模式,充分运用小城镇综合改造贷款等专属产品对接城镇化、新农村建设等项目,并创新“村干部组成的项目承贷公司+村办企业+旅游公司”担保方式,开办全省农行系统首笔“三集模式”(集约用地、集中建设、集资合作)新农村住房项目贷款,为潮乐村村民提供4000万元贷款,解决了200多户村民住房问题,有效化解城镇化进程中农村住房建设项目融资难题。

  近年来,泉州分行不断创新,先后推出小企业自助循环贷款、船舶按揭、标准厂房按揭、“公司+农户”担保、林权(茶园)抵押、渔船抵押、应付账款融资、海域使用权抵押等“三农”特色产品,“农机抵押+农机购置补贴账户托管+其他担保”组合担保产品也即将面世。

  “农地金融” 发展大有可为

  缺乏有效的抵质押物一直是制约农村地区商业信贷发展的重要因素。长期以来,各地农村金融机构进行了一些尝试,选择农地、林地、农机具、船舶、大棚等作为抵押。这种做法面临两个问题:一是农地、农机具、大棚等抵押物并不具备有效标准化的条件,造成金融机构在价值评估、产品设计上难以形成可以全面复制的制式产品。二是抵押物变现处置难,农村抵押物大多没有形成活跃的交易市场,难以转让变现。

  为此,十八届三中全会、一号文件等明确要求有关部门研究提出土地承包经营权向金融机构抵押融资的实施办法,建立配套的抵押资产处置机制,推动修订相关法律。未来,“农地金融”的发展有望在全局范围内缓解农村信贷抵押担保难问题。

  就农行而言,建议根据国家改革推进进程和地方落实情况,积极稳妥推进农村土地产权抵押担保创新工作。一是做好制度设计。在总行层面,研究出台全行统一的制度办法,明确农村土地产权抵押担保开办条件和试点范围,规范土地经营权评估和管理机制。二是准确把握创新重点。顺应现代农业规模化、集约化经营趋势,优先开展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根据有关部门出台的指导意见和地方实践,探索开展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抵押。三是审慎开展相关业务试点。优先选择农业部确定的33个农村土地流转规范化管理和服务等试点地区,开展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优先选择产业园区周边、城市近郊等土地价值较高的区域,试点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贷款;严格在中央统一部署的试点区域内探索开展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