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民生 > 民生评论 > 多省面临招工难 总理要求释放人才红利

多省面临招工难 总理要求释放人才红利

2014-08-28 13:24:39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一边是2.7亿农民工的工资水平在以接近14%的速度上涨,一边是超过50%的企业“招工难”。

  近日,多地统计部门相继发布调查报告,指出伴随“人口红利”的下降,“招工难”现象突出,并反映在各类企业中,其中,江苏、安徽、海南等地,超过一半的企业反映今年上半年和二季度出现“招工难”现象。

  据中国政府网报道,8月2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听取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设立20周年人才培养和科研成果的汇报时指出,如今的中国已经进入中等收入国家,劳动力成本也在不断提高,再持续依靠“人口红利”可能难以为继。

  “招工难”蔓延多省份

  徐福芬是山东省山东理工大学附近一家餐馆的负责人,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过去的时候为了留住工人,都是过完年回来了再结算工资,现在严格按照法规来,当月工资要结清,如果过年的时候不涨工资,过完年基本有三分之一的工人不会回来工作了,基本上,每过一年就要涨500元左右的工资。”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农民工收入继续保持快速增长,外出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2609元,比上年增加319元,增长13.9%。同时,农民工总量增速已呈现持续回落态势。

  农民工数量占到全国十分之一的山东省,同样遭遇了 “招工难”问题。

  山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厅长韩金峰介绍,当前山东省就业结构性矛盾更加突出,随着产业转型升级加快,劳动力市场既面临一线普通工人招工难和技术工人的严重短缺,也面临高校毕业生和城镇就业困难人员的就业难。数据显示,山东省二季度企业用工需求93.4万人,同比增加8.2%,而求职人员只有67.1万人,同比减少4.7%,用工缺口26.3万人,同比增加了64.6%。

  事实上,山东省的尴尬 “招工难”已在多省份蔓延。

  今年二季度,江苏省统计部门在针对苏州市从业人员百人以上的84家企业进行的用工调查中,有44家企业反映存在“招工难”问题,占比超一半;而安徽省统计局针对今年上半年全省16个市的用工情况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在受调查的349家企业中,反映存在 “招工难”现象的企业约占70%,比去年下半年上升14个百分点;国家统计局海南调查总队针对全省有招工需求的61家规下工业企业所做的相关调查显示,只招到少部分员工和没能招到所需员工的企业占比总和高达68.8%。海南调查总队的调查结果显示,今年上半年,该省小微工业企业应付职工薪酬同比增长3.9%,而近七成企业则认为“劳工成本上升快”是企业“当前面临的最突出问题”。

  国家统计局住户调查办公室专项调查处处长阳俊雄认为,随着农业转移人口在城镇落户的增加,农村剩余劳动力供给也即将面临拐点。

  在近日举办的“2014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论坛秘书长张洪涛表示,大家需要关注的是人力成本构成最大的挑战,超过一半的企业家已经准备用机器人来取代人工,这说明我国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

  化人口红利为“人才红利”

  多位业内专家表示,当前企业出现的 “招工难”现象背后隐藏着“人口红利”消退的逻辑。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的人口结构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一位农业部规划设计研究院研究员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18~59岁的劳动人口增速逐年减慢,2010年之后进入绝对减少阶段,人口结构的变化带来了普通劳动者的短缺和工资的持续上涨,使得工业企业的生产成本大幅度提高,传统的‘人口红利’优势逐步缺失,更显著的是,由于农业剩余劳动力的逐渐减少,也将减缓劳动力资源的重新配置。”

  安徽省统计局数据显示,安徽省349家受调查企业中,因普通技工月底薪上涨造成用工成本增加的企业有224家,占64.2%。在用工成本增加的企业中,反映经营压力明显增加的企业占21.9%。用人成本高企更是小微企业面临的头号“难题”。

  对此问题,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听取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设立20周年人才培养和科研成果的汇报时指出,“如果我们8亿劳动者的技能普遍提高,中高端人才比例大幅增加,那我们的经济社会发展会发生什么样的质变?说到底,要保持中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越过中等收入陷阱,还是要最大限度释放 ‘人才’的‘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