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农业政策 > 政策解读 > 河北平山县史家庄村村村通公路成豆腐渣

河北平山县史家庄村村村通公路成豆腐渣

2014-09-02 16:45:33 来源:人民日报

\

  河北平山县史家庄村几年前修的约3公里长的村村通公路成了“河滩路”。

  祁国安摄

  村村通公路成了“河滩路”

  要致富、先修路,是老百姓共同的心愿,修建一条高标准、高质量的路,更是众望所归。

  然而,一些村村通公路工程由于层层转包,工程款已经被盘剥得所剩无几。就拿村干部这一级来说,将工程承包给亲朋好友修建的同时,还按照逐段道路结算工程款。而大部分分配到村里的工程款又被村干部保管着,为村干部随心所欲花费工程款提供了便利条件。即使在亲朋好友承包的工程结束之后,村干部仍然会留下一部分资金,美其名曰“补贴”村内其他建设,实质是将这些资金装进自己的腰包。

  承包道路施工的老板知道,工程完了也要被拖欠承包款,于是就来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在工程质量上打折扣,上报一袋50元左右的水泥,实际使用的是十几元的水泥,即使如此,水泥还会少用。按规定应使用小石子、细沙与水泥铺路,承包者却使用河里的鹅卵石,大小不一不说,价格是石子的十几分之一。至于细沙根本就没有使用过一锹,而是将鹅卵石与河里的粗沙子一块使用。如此一来,村村通公路就成了“河滩路”“豆腐渣”路。

  河北平山县 祁国安

  不给回扣 项目泡汤

  笔者的朋友老胡是专门做室内门销售生意的。近日,老胡讲起一次接手室内门项目的事,诉说工程上的生意难做。

  去年,老胡经人介绍与一个机关单位建设项目的建筑施工队取得联系。他应约去与施工队的工头洽谈。本以为有人介绍好办事,但没想到这笔生意后来还是搞砸了。

  原来,按照该建设项目的施工合同,这个工程共有240个室内门。老胡粗略算了一下,安装质量中等的钢木门,一扇门价格在740元左右,扣除搬运费、安装费、配套费、税收等,安装一个门可获利100元,接手该项目可盈利2.4万元。

  在询价过程中,施工队工头笑着向老胡提出,每个门他要抽成300元。300元?300元占了价款的41%!这大大出乎老胡的意料。老胡是个实在人,又不想去做赔本生意,最后只好退出这个项目。

  老胡说,退出项目后,他听说那个项目被当地一个朋友同行接去做了。他那个朋友做事比较精明,每个门除付给施工队回扣300元,自己依然盈利100元。老胡说,可以想象,那些安装在机关单位的室内门,会是些什么质量的门。
 

 福建尤溪县工商局 林长煌

  贪腐不除 监理难干

  前天,听说31岁的侄儿培东住进了东平县医院,我和老伴赶紧去看他。见培东躺在病床上输液,趁病房没有其他外人,我小声问侄媳妇:“我清明节回家时,见培东身体棒得很,怎么才几个月就病成这样子?”侄媳妇说,这都是干监理干的。

  前年,培东从东北调到县城建局,被安排在监理部门,他高兴地对媳妇说,“以后我的工作就是严把建筑工程质量关,比较单纯省心,再也不用去应酬,也能有时间多陪陪家人了。”谁知,他刚到城南一家施工已两个月的建筑工地待了四天,就受到了威胁。他媳妇清楚地记得,那是2012年5月12日下午,她下班回家,见门缝里塞着一封信,撕开一看,信纸上写着:“你小子再监管这么严,别怪兄弟们心狠手辣。我知道你那三岁的独生子住在你岳父家。”看到这里,他媳妇吓得浑身出冷汗,赶紧打电话让培东回来。为了儿子的安全,培东从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经常不去工地,把自家门前的小菜园收拾得特别好,每个月还有人专门给家里送来肉啊、鱼啊和一些土特产。他们吃不了,常回家送给二老。

  今年6月底,工程竣工,建筑公司的副总经理拉着培东出去了一天。培东晚上回来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媳妇问他咋的了,他说:“媳妇,我明知他们建的楼房有好多处不合格,可为了孩子的安全,还是违心地签了字。”6月底钥匙交给住户后,有的住户发现墙皮脱落、墙角裂缝,有的发现窗户关不上……他们一起到城建局反映情况。经查实,该楼房少投入了126万元,被公司经理、分管经理和会计私分了96万元。又细细地审查培东,虽没有贪污,但两年多来因收受不少肉、蛋、副食,监理不严,给楼房带来多处严重的质量问题,决定开除他的党籍,还罚款两万元,培东这才住进了医院。

 

山东泰安市 林 琳

  明里投标 暗里围标

  我舅舅是一家大型建筑公司的老板,他说前几年建筑这行好赚钱,现在越来越难了。我问原因,他说,以前承包工程,不需要招投标,有熟人就好办。现在但凡上点规模的工程,都要进行招投标。我说,建筑行业规范了是好事呀,再说招投标是公平竞争,多好呀。

  “如果真是公平竞争,确实是好事。但表面上是投标,实际上不是这么一回事,现在都演变成了围标。”舅舅打了个比方说,你要想做这个项目,那就必须同时找几家符合资质要求的建筑公司陪你去投标,这就叫“围标”。至于价格那就随你定了,当然招标方有限价的以限价为最高价。你也许会问,到哪里去找一起围标的建筑公司?这个很简单,你给每家借资质给你的建筑公司两万至10万元不等的“陪标费”就行了。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也有在你掌控范围之外的公司来投标,这就要等开标后与这些建筑公司私下约谈了,你得付出一定的代价,等你中标后一般要向对方支付工程总价款的1%至3%作为“好处费”,让对方找理由自动退出。可以说,你要想中标,就要绞尽脑汁找别的公司来围标,同时也要千方百计让有机会中标的建筑公司自动退出竞争。当然,也有围标失败的时候,那当初请其他建筑公司花出去的“陪标费”就打了水漂。

  舅舅说这些的时候,表情很无奈,内心很沉重。他说他不想去围标,但有时候没有办法,为了公司的生存,不得不违心参与围标,向潜规则妥协。由此看来,围标既让建设单位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又让建设工程的质量得不到保障,危害无穷,相关部门得好好管管了。

  湖南长沙市 张闻骥